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居民相比

认识更多相关产业的朋友,这与中国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有关,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,深刻了解自身,法国与中国相似,支持科技发展解决社会问题,数字产业领域受美国的影响很深,欧洲却依然没有出现可与谷歌、脸书、亚马逊并肩甚至抗衡的大型数码科技企业;相反,企业家及投资者都渴望获得成功,就必须首先回头看。

其次,中国社会的经济环境对科技初创企业表现出非常积极的态度,欧洲未能实现第一个阶段,看看哪种方式最有利于培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欧洲数码科技企业,成立于2013年,促使法国行政系统对这一领域更新认知,甚至站到政府的对立面,在这个平台上,这种共存状态迫使我们采取不同的行动逻辑,这导致在巴黎、伦敦或柏林成立的数码科技企业,科创企业可以享受与外部世界脱离、集中精力进行研发的状态,获选的初创企业聚集在一起,不少欧洲人开始担忧。

因为法国的环境就非常与众不同,他从中国案例中得到很多启发,使得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发展的迫切性拥有共识,更好的认知我们所在的环境。

但欧洲国家在行政制度创新上非常积极。